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诚堂主说

三诚者,诚力做事、诚心治学、诚恳待人也!此乃本堂主的座右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再读晁错  

2010-10-24 21:51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对晁错的认识停留在对他性格的批判上:一个学贯儒法、口才了得、官运亨通且身处核心的人物,之所以身穿朝服被腰宰于市,是因为他的性格-峭直刻深,得罪了他的许多同僚,象袁盎、张区等人;是因为他缺乏“静气”-不能象苏东坡说的那样“前知其然、事至不惧、而徐为之图”,主张削藩,但吴楚七国起兵反叛之后,他却没有相应的对策,主张景帝御驾亲征,自己留守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再读晁错,以前的这种印象顿无,却又是另一番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 晁错是一个优秀的人才,他素质高--学贯儒法,口才好--说起事来,引经据典、滔滔不绝,文笔好--他的《论守边疏》、《论贵粟疏》和贾谊的《治安策》《过秦论》被誉为西汉鸿文,且被当时的执政者所采纳,成为当时的边防和农业政策;他又是信念坚定的人,他的坚定,首先体现为一种负责精神,无论是他的那两篇大作,还是关于削藩的建议,出发点都是为了西汉王朝的政权,特别是关于削藩,他提出“今削之亦反,不削之亦反。削之,其反亟,祸小;不削,反迟,祸大”的见解,可谓入木三分、一针见血,其次体现为一种敢于付出的精神,他属于那种看准了就要干的人,“无论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,他都会一往无前、义无反顾”,尽管他的父亲在为削藩劝他的时候提出“这下好了,他刘家倒是安定了,我们晁家却危险了”,他依然不为之动;他还是个仕途相当顺利的人,在别人或现在看来,他占尽了为官的先机,“他不仅行,而且有人说他行,更主要的是说他行的人行”,说他行的人是当朝的皇帝,而且他俩的关系非常好,晁错是景帝的老师、是景帝的核心智囊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之人,几近完美,在今天看来,绝对一个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,又为何遭遇那样的下场呢?

        答案是源于他自身,这个自身,不是自己以前的论断,而是因为他的纯真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纯真一是表现在他感觉不到别人对他的态度。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”,他不懂;因为受到别人的嫉妒而弹劾,这种经历似乎他也忘了,当年别人反映他为自己的府衙开了个门动了皇陵,他听说后吓得连夜去找自己的学生庇护,好像他真的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。虽然袁盎被司马迁评价为“宅心仁厚”,但他提出的杀错以退兵的臭注意却被景帝采纳,晁错若在同僚中若无那种不好的印象,老袁会出此臭注意吗?!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纯真二是表现在他不懂自己在大局中的位置。其实究本质来讲,老晁是被自己的学生涮了,他没想到他将自身所学传授于他的那个学生,结果学生用这样的理论收拾了他,这正应验了那句老话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。汉景帝绝不是糊涂蛋儿,不会袁盎说该怎么办他就怎么办,相反,他在好老师的精心培育下,可谓深得帝王之术的真传,对于削藩,他是有认识的,而且能够预见结果,当老晁提出削藩的建议后,他拿到朝堂上去议论,目的在于转嫁,将削藩决策的始作俑者归于晁错,同时杀错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息兵,而是为了安抚,安抚那些未反的藩国,再说拿晁错当替罪羊是再合适不过了,他既贵又亲,贵为御史大夫,相当于副总理,亲为帝师,和皇帝的关系好得不得了。可怜的晁错,在此事件的过程中,他就不知自己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。虽然“错虽不终,世哀其忠”(班固语),但从历史的角度讲,老晁也算死得其所,一他为皇权的巩固献身,也就是为自己的学术成果献身,二为自己的学术传承献身,教会了徒弟,不仅是将师傅饿死。

       他的纯真的第三个表现是他过于自信。他自信自己和学生的感情、自信自己削藩的注意是为了自己的学生。当他给景帝提削藩的建议时,他只是提出必削,而没有提出何时削、如何削,假如,他和皇帝关系一般,他能不“深思熟虑”吗?当刘濞率领七国大军打着“诛晁错、清君侧”的旗号浩浩荡荡直奔长安的时候,他不只是因为害怕,而是过于自信,自信皇帝和他一样相信七国之乱不是因为要“清自己”,也不是杀了自己就可以平息叛乱的,而没有“今削之亦反,不削之亦反”那样的洋洋洒洒和口若悬河了,遂给皇帝听取袁盎的建议以台阶下。假若他镇定自若,不厌其烦,把过去的话再展开一下,比如说“看来事情正如我们预料的那样,不过,刘濞也太无知,怎么打这么个旗号,就是把我杀十次,他能退兵吗?”再建议皇帝如何如何调兵遣将等等,也许事情就是另一种结果了。

       按照目前的说法,他的这种纯真属于情商低的表现。  要不有人说,现在社会上智商高的给情商高的人打工。其实历史是类似的和连贯的,情商低的人永远是要被人驾驭和主宰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