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诚堂主说

三诚者,诚力做事、诚心治学、诚恳待人也!此乃本堂主的座右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晁错被杀的故事  

2010-03-03 00:08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晁错是西汉文景时期的一位官僚,最终官至御史大夫,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兼监察部长,穿着朝服被宰于市。古时处置犯人,要不是着囚服,要不是裸宰,为何他是着朝服呢?根据这一现象,人们可能推论要不是朝廷给他面子,让其死得体面些,要不就是非常紧急,来不及让其脱掉朝服。事实是后者而非前者。

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这首先需要了解晁错是因何被杀,其次要了解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?

晁错被杀源于削藩。藩是指藩国。秦汉之前,中国的国家制度是“邦国制”,就是建国后,君主把天下分封给诸侯,也叫“封建制”,每个诸侯国拥有自己的军队和税收制度,权力很大;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根据丞相李斯的建议,实行了“帝国制”,也叫“郡县制”,就是把原来各自为政的“邦国”变成“郡县”,这一制度从汉后一直持续到辛亥革命,这段历史也是为什么被叫作封建社会的原因。西汉建国后,对实行什么样的体制没有统一的意见,有的人还把秦二世而亡的原因归于没有实行分封。刘邦采取了折衷,在京畿地区实行郡县制,在京畿以外实行分封,就是说把分封的诸侯国象篱笆一样把京畿围住,保证京畿的安全,那些京畿以外的分封国就是“藩国”。

藩国是很有实权的,他们有自己的领土、政府、军队和财政收入,俨然“独立王国”。如果地盘大,人口多,资源丰富,其实力便可能超过中央政府,比如刘邦二哥的儿子刘濞所在的吴国。长此以往,势必尾大不掉,成为中央政权的心腹之患。这就要钳制、要打击,要消弱其实力。这就得削藩,就是从裁剪其领地做起。

但削藩是有风险的。因为没有那个藩王愿意被削。所以景帝和群臣都很担心,削,他们会不会反。而晁错却不以为然,他说:“今削之亦反,不削之亦反。削之,其反亟,祸小;不削,反迟,祸大”。

可见,削藩是建立在藩国必反的前提下的。站在帝国的立场上,削藩也确实是对的,如果任由诸侯拥兵自重,造反的事情迟早要发生。可见,晁错确实是深谋远虑的。在当时也并不是只有晁错一人提出过这样的建议,被历史评价为“正义耿直、宅心仁厚、侠肝义胆”的袁盎就提过这样的建议,所不同的是袁盎是针对骄横无礼的淮南王刘长提出的个议,而晁错是以国策提出的。

削藩令一下,最强大的吴国和楚国就跳出来了,他们联合赵、胶东、胶西等五国起兵造反,组成七国联军,打着“清君侧”的口号,浩浩荡荡杀向京城,史称“七国之乱”。七国兴乱,朝野震惊,舆论哗然。景帝一面商量对策,一面调兵遣将。这时,作过吴国丞相的袁盎就告诉景帝说,吴楚两国,其实是没有能力造反的,他们财大气粗不假,人多势众也不假,但他们高价收买的,不过是一些见利忘义的亡命之徒,哪里成得了气候?之所以贸然造反,是因为晁错怂恿陛下削藩,只要杀了晁错,退还被削的领地,兵不血刃,就能平乱,景帝大约也乱了方寸,就听了袁盎的建议。但杀了晁错之后,七国并没有退兵。后来就有人很为晁错鸣不平,对袁盎却不以为然。但把错杀晁错的账都记在袁盎的头上也是不对的,因为建议杀晁错的还有一批朝中“三公九卿”的一公两卿,包括丞相陶青(总理)、中尉陈嘉(卫戍区司令兼公安部长)和廷尉张欧(音去,司法部长兼最高人民法院院长),而且这三人人品口碑历史评价也不错。这就奇怪了?多曾见忠奸之斗,忠臣之间之斗是因为政见吗?也不全是?究竟是怎么回事,还得看晁错其人。

晁错首先是个有学问的人。早年因学习申不害和商鞅的“刑名之学”,参加博士考试因文字功夫了得而当上了太长掌故(相当于隋唐以后礼部的小吏),后被朝廷选派学习《尚书》(焚书后,孝文帝时无知尚书,只有济南伏老,90多岁,不能被召),从此名声大振,说话头头是道,逐步被任为太子家令(太子家的总管),因其“学贯儒法”,口才又好,经常在太子面前指点江上、激扬文字,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景帝,便对他有点崇拜,并视为智囊;晁错还是个有思想的人,和贾谊并称为西汉最有头脑的政治家,他的《论守边疏》《论贵粟疏》和贾谊的《治安策》《过秦论》被誉为西汉鸿文,其的两篇文章为文帝所采纳,成为当时的边防和农业政策。虽然晁错是一个有学问、有才华、有思想的人,也不甘寂寞。但首先他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,其次他的性格也有问题,史载其为人“峭—严厉、直—刚直、刻—苛刻、深—心狠”,另外他的性格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执着。执着好不好,作为学问家,执着是好的,作为政治家,执着就不好,而且是大忌。政治家需要审时度势,见机行事,该坚持时坚持,该妥协时妥协,坚持而不失灵活,妥协而不失去原则。晁错是为了理想义无反顾的人,他只知该不该做,而不知能不能做,更不知是现在做还是将来做。

更何况,晁错主张的事用苏东坡的话来讲,是天下最难的事。苏说:“天下之患,最不可为者,名为治平无事,而其实有不测之忧”。因为坐观其变,静待其时,解决问题的条件虽然更成熟,但可能那时政治已彻底糜烂,局面已不可收拾;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,强手着手消除隐患,则承平日久,天下无事,谁又能相信这种危机的存在呢?这就两难。要知道在大家都认为天下太平一片祥和的情况下,无缘无故挑起一场风波,是要担极大的风险,甚至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的,除非“吾发之,吾能收之,然后有辞于天下”。否则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。

晁错有很多优点,既忠心耿耿,又深谋远虑。他的死,无疑是“尽忠为汉”,他的死也让人扼腕叹息。班固就说“错虽不终,世哀其忠”,但问题是,难道一个深谋远虑的政治家,一定要用自己的血来祭奠自己的理想吗?但事情恐怕并非如此,人们只看到晁错因忠心耿耿死于非命,但不知他招致飞来横祸也有自身的原因。他的问题一是“奋不顾身”不计自己和他人的安危,二是“忠心耿耿”过于固执己见而认为对立面“一心为奸”,三是行事缺乏静气的意识,没有定力,过于无所畏惧,以至于谋划不周全、行事不周到、计虑不周密,做不到政治家那种“前知其当然,事至不惧,而徐为之图”。七国之乱开始后,其虽前知其然,但事至其惧(汉景帝方寸大乱,心急如焚,想向晁错讨主意,晁错也手忙脚乱,),更不能徐为之图(却向景帝出了两个馊主意,一是杀袁盎,二是自己留守京城,让景帝御驾亲征)。

这时袁盎等人建议,晁错就被身着朝服腰宰于市了。这就是晁错之错了,错在只有雄心壮志,而没有大智大勇、不知蓄势待发,错在只知一往无前,而不知临动有静、运筹帷幄,他的死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